3D打印望远镜相机

NASA的工程师正在试制首台几乎完全由3D打印部件构成的望远镜成像设备,预计下月底完成。其目的是为将来3D打印在太空望远镜等领域的更广泛应用而探路。3D打印可以实现一些传统工艺很难或无法做到的内部结构设计,并大大降低生产成本。 详情可见NASA的报导

3-d-camera-exploded-model

钱德拉15周年

钱德拉X射线天文台(Chandra X-Ray Observatory)迎来了15岁生日!钱德拉是一台是革命性的望远镜。在它之前我们没有高精度高分辨率的X射线望远镜,而钱德拉的出现可以说是为我们观测宇宙打开了一个全新的窗口。作为NASA最成功的项目之一,15年来这台望远镜深刻地改变了我们对宇宙的认识,其所观测的天体包括超新星、类星体、银心超大质量黑洞等等,并大大推动了暗物质方面的研究。

更多15年纪念照片可以点这里

Chandra Hangout Banner

15year_2

图片来自NASA

斯隆数字化巡天的新疆界

作者:Jordan Raddick 翻译:Qingqing Mao

建立在14年的非凡发现的基础之上,斯隆数字化巡天(Sloan Digital Sky Survey,SDSS)已经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包括了三个全新的巡天项目。新增的观测能力将把我们对宇宙的探索和普查扩展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领域。

全新的光谱设备,展示了从同一个星系的不同部位采集的两条光谱。


利用全新的光纤束技术,新SDSS将会对同一个星系的多个部位采集光谱。左边展示的是斯隆基金会的望远镜,以及光纤束顶端的特写。右下展示了单根光纤如何对应观测星系的不同部位。图中星系(图像来自于哈勃太空望远镜)显示的是SDSS的新设备所测量的第一个星系。右上展示了其中的两根光纤从这个星系的两个不同部位所采集到的数据,可以看出星系的中心和边缘的光谱有着显著的区别。
Credit: David Law, SDSS Collaboration and Dana Berry / SkyWorks Digital Inc.
Hubble Space Telescope image credit: NASA, ESA, the Hubble Heritage (STScI/AURA)-ESA/Hubble Collaboration, and A. Evans (University of Virginia, Charlottesville/NRAO/Stony Brook University)

更多内容

蜻蜓长焦镜阵列

最近天文学家在风车星系M101所在的天区新发现了7个矮星系,这些矮星系是否是M101的伴星系还需要进一步的距离测量。

这些矮星系的表面亮度非常低,常规望远镜往往会错过这些天体。耶鲁和多伦多大学的天文学家们为此设计了一台特殊的望远镜“蜻蜓长焦镜阵列”(Dragonfly Telephoto Array)。这台望远镜由八个佳能400mm长焦镜头改造组成,特别适合用于观测此类暗弱天体!

论文地址arXiv:1406.2315

Dragonfly_6799_300px

更多内容

盖亚的小麻烦

去年底升空的盖亚(Gaia)太空望远镜看来碰到了些小麻烦。过去的几个月欧空局一直在对位于L2点的望远镜执行各种测试,结果发现进入望远镜的背景杂散光比预计的要高,这可能会影响到较暗恒星的观测。受影响最严重的可能是视向速度光谱仪,估计灵敏度会损失1.5个星等。

科学家们正在尽力分析原因,并考虑适当调整观测策略。盖亚的数据发布也会延迟。具体可见这篇blog

PM410

图片来自Gaia Blog

M106多波段照片

NASA发布了最新的M106星系(也叫做NGC 4258)的多波段合成图片。这张M106图片的厉害之处在于叠加了射电、光学、红外,一直到X射线波段的图像,覆盖的波段范围真是非常广!在Chandra的网页上可以分别点看它在不同波段下的图像,可以发现同一个星系在不同波段下真的很不同。这可以说是一个极好的例子,展示了为什么天文学家要通过不同的波段来观测。我顺手做了一个gif动画。

m106

图片来自Chandra

SMA十周年

自2003年底建成投入使用以来,亚毫米波射电望远镜阵(SMA)已经服役超过十年。上个月,SMA团队召开了一个十周年的大会

位于夏威夷莫纳克亚山的SMA总共由八台直径6米的天线组成,可以高分辨率地工作于0.3至1.7毫米的波段,这个波段非常适合用于研究恒星形成和原行星盘等课题。

smaHighRes

图片来自CfA

NASA创新概念项目2014

NASA公布了2014年的创新概念奖项第一阶段的入围者,包括了一系列很有意思的太空探索新点子。第一阶段的入围者会得到10万美元经费,然后发展得好的项目会经过评审再进入下一阶段。

今年其中的一个项目我个人觉得很有意思,是用中微子来探测卫星的冰层(比如木卫二或土卫二)。这个项目叫做PRIDE(Passive Radio Ice Depth Experiment),做法是建造一个环绕卫星的切伦科夫辐射探测器,来探测中微子穿过冰层时所产生的切伦科夫辐射,以此可以在无需着陆无需钻孔的情况下测绘卫星的整个冰层结构。

我关心的倒不是卫星的冰层结构,而是这个说不定还可以用来做粒子物理和宇宙学。这个概念其实非常类似于IceCube中微子探测器。如果能有多个探测器环绕卫星的话,等于可以利用整个卫星的冰层作为介质来探测宇宙中的高能中微子,这个冰块可要比IceCube还大得多了!当然现在也就是随便想想,天知道这种项目什么时候能实现…

2014-miller

图片来自NASA

紫外波段的哈勃超深场

本周二在224届AAS大会上NASA发布了最新版的哈勃超深场(HUDF)照片,这次又叠加了新拍摄的紫外波段的数据!这个项目称为哈勃超深场紫外覆盖(Ultraviolet Coverage of the Hubble Ultra Deep Field,UVUDF)。

HUDF是哈勃望远镜所拍摄的位于天炉座的一小片天空区域。早先的HUDF包含了03年至09年间用ACSNICMOSWFC3所拍摄的可见光波段和近红外波段的照片。这次新增的紫外波段由WFC3于2012年期间拍摄,从而实现了HUDF从紫外到红外的全面覆盖,可以说是最“多彩”的深场照片。

紫外光来自于那些最大、温度最高、最年轻的恒星,它能展示出星系中的恒星形成区域。这非常有助于我们了解星系中的恒星形成过程,尤其是中低红移的星系。更多信息可见UVUDF网站和论文arXiv:1305.1357

hs-2014-27-c-web_print

图片来自HubbleSite

可能有来自M31的伽马射线暴

后续更新:完整数据显示这是一个误报,很遗憾。期待下一次的大发现!


刚不久前,NASA的雨燕卫星(Swift Telescope)探测到了一个来自M31仙女座大星系的明亮事件,很可能是一个伽马射线暴(GRB),也有可能是极高亮X射线源(ULX)。不过不管是哪个,都将会非常有意思,都会是我们观测到过的最近的此类事件。这样的距离能给我们带来极佳的观测数据,同时地球还是安全的。:) 这里有事件快报

伽马射线暴是宇宙中我们所知的最明亮的电磁辐射,它可能来源于大质量恒星临终时的超新星爆发并形成中子星或黑洞的过程,也可能来源于中子星双星或黑洞双星的剧烈合并过程。

补充一点关于雨燕卫星的,其监测伽马射线暴的流程很帅!首先有一架预警望远镜(Burst Alert Telescope,BAT)持续监测着大片天空,发现某个突发事件后能在数秒内把位置限定至约3角分的范围;随后其X射线望远镜(X-ray Telescope,XRT)能在一两分钟内对准事件进行进一步观测,并把事件位置锁定至几个角秒的范围。同时世界各地成百上千的天文学家都会得到通知,并可以做后续观测。快速反应对于探测此类短时突发的天文事件非常重要!

Swift_spacecraft

M106里的超新星

前几天,有报告说在M106(NGC 4258)星系里新发现了一颗II型超新星,由Pan-STARRS发现。

M106(NGC 4258)是一个位于猎犬座的近邻旋涡星系,距离我们约7.2 Mpc。它其实是个很有故事的星系,尤其在测距方面!它是首个利用脉泽来直接测距的星系(arXiv:astro-ph/9907013),同时又有造父变星测距。能用多种方法测距的星系对于校准宇宙距离阶梯有着重大意义,这类校准是通向高精度哈勃常数测量的及其重要的一环。可惜这次发现的不是Ia型超新星,不然就更好玩了。

PSNJ13253881_2557339_21may2014

图片来自The Virtual Telescope Project

NASA磁层多尺度任务

NASA将于2015年启动一项磁层多尺度任务(Magnetospheric Multiscale, or MMS, mission)。MMS将使用四台相同的卫星构成一个四面体,三维动态地测量地球周围的磁场,其目标是研究一个非常重要但我们所知甚少的物理现象——磁重联(Magnetic Reconnection)。

磁重联是磁力线混合,断开,再重新组合联结的过程,往往伴随着大量的能量释放。大量的恒星物理中的现象都和磁重联有关,比如耀斑,还有太阳磁层和地球磁层的耦合。后者直接关系到极光的形成。期待NASA的新任务能够让我们对磁重联的物理过程有全新的认识!

mms_logo

先来看看最新的任务预告片!

更多内容

双中子星合并模拟

双中子星合并是怎么样的过程?NASA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用数值模拟展示了双中子星合并生成黑洞的过程。模拟中的两颗中子星质量分别为1.4倍和1.7倍太阳质量,初始间隔只有约18公里。模拟展示两颗中子星互相环绕并交换物质的过程。仅13毫秒后,较大质量的那颗中子星就已经积累了足够多的质量并形成了黑洞。科学家们认为短伽玛射线暴就是由这样的合并产生的。更多细节以及完整视频可以看戈达德中心的网页

8wwbc

K2任务获得批准

约一年前,开普勒望远镜传来一个坏消息——又坏了一个反应轮。自此四个用于控制望远镜指向的反应轮只剩了两个。这意味着望远镜将无法继续保持单一指向,开普勒的任务必须修改。经过一番头脑风暴,开普勒团队和工程师们想出了一个疯狂的新方案,新计划称为K2。K2打算调整望远镜让太阳光的光压均匀分布于望远镜的侧面,用太阳光的光压来充当“第三个反应轮”,从而让望远镜在一段时间内保持稳定。K2可以让望远镜在83天左右的时间里保持一个指向。

昨天,K2任务获得了NASA的批准并获得了2年的经费支持。第一轮任务将开始于5月30日。新任务将不限于继续寻找外星行星,K2也可以用于研究年轻恒星、星团,甚至活动星系核和超新星。期待开普勒望远镜带来更多精彩!

k2_explained_25nov_story_2_zh

原图来自NASA